创投圈乱象频发:创意遭剽窃 项目沦为牟利工具
本文摘要:放眼当下,没一件事比创业更热,有这么一个稍微夸张点的说法----中关村创业大街即便在深夜也有人睁着明亮的双眼,深圳华强北商业圈永不入眠。虽然稍微夸张一点,但随便在一个咖

放眼当下,没一件事比创业更热,有这么一个稍微夸张点的说法----中关村创业大街即使在深夜也有人睁着明亮的眼睛,深圳华强北商业圈永不入眠。

虽然稍微夸张一点,但随便在一个咖啡馆里就能听到“咱们谈谈筹资的事吧,谈谈创业的事吧。”然而记者调查发现,创业资金投入圈里存在很多不规范却难以规范的现象。譬如,资金投入人会打着先期考察的名义,剽窃创业团队的创意,或者自己开发,或者将项目倒卖,也存在着盲目资金投入、恶行角逐、资源浪费等问题。

肖松是河南最早一批从事网络业务的创客。2014年,肖松团队计划开发一款名为“爱时间”的软件,让用户在网上记录个人时间。从刚开始的创意到项目的成熟,整个团队耗费了很多人力和财力。项目刚一推出就吸引了海量资金投入人的喜爱,但让肖松没想到的是,我们的创意被所谓的资金投入人进行了“复制”。

肖松告诉记者,河南内一个基金说给他们投1000万,真的过来做调查了,持续了半个多月,然后没影了。商业计划书发给他,后来没过多长期,就看到那人发了个朋友圈,说他们内部有个项目,跟这个完全相同。

在肖松看来,打着资金投入的旗号复制加盟项目,是创客常常遇见的问题。因为加盟项目并不成型,非常难获得法律的保护,即便发生“被复制”的事情,创客也只能自认倒霉。肖松坦言,目前资金投入圈乱象集中在中介机构上,加盟项目沦为牟利工具。

肖松称,有的是骗项目,拿去外面把东西拿走自己再弄,另外转卖,倒项目,拿到项目之后也不给你找,看到机会后,中介两边骗,中间挣钱,第一骗创业人士说能给你拿到资金投入,对资金投入人说东西好,把资金投入人钱拿到这边,之后走人。

对于创业初期来讲,项目启动、办公用人都需要资金投入,不少资金投入人通过股权置换的方法与创客买卖。创客贺磊为一款APP软件上市寻求资金投入,一家创业公司为他提供免费办公场地,但需要用5%的原始股来交换,这让他有点犯难。

贺磊告诉记者,如此对他前期筹资是很不利的。由于5%的股份以这么低的价格交换出去,他们就非常被动。

事实上,海量创客将获得资金投入的途径锁定在孵化器上,但数目过多的孵化器致使资源重复,创业本钱过高。杨晏是河南小有知名度的资金投入人,今年以来,各种创业机构飞速扩张,天天他都会收到雪片似的加盟项目书。现在的加盟项目数目庞大,而“可靠”的资金投入人有限,真的可以获得天使资金投入的项目数目稀有。

杨晏告诉记者,他们大概每周都会收到30个左右的项目计划书,在里边PK掉,留10家左右参加内部的会客,可能这里面只有5家留到路演上,他们从北上广请过来资金投入人进行评估,最后可能只有一两家留到孵化器里。

据统计,在国内现存成熟的资金投入机构中,资金投入成功率最高的才不过30%,绝大部分的资金投入方更远远低于这个数字。在而今的资金投入市场中,存在着很多的资金投入方只关注资金投入数目而非资金投入水平的状况。创客肖松表示,目前的资金投入圈大多都是传统行业的经理人,遇见热点项目便会盲目资金投入。

肖松表示,整个创投行业只关心一件事,这个东西挣不赚钱,一个月能挣多少钱,将来三年能否回本。传统企业的几个老板在一块兑点钱,通常ROI三年能回本就好了,基于这种目的。

2014年全国科技企业孵化器数目超越1600家,非国家级超越1000家,在孵企业8万余家,数目和规模均跃居世界前列。不完全统计,仅郑州就有70多家孵化器。郑州冠羽纵横公司从事情目孵化,公司负责人李菲菲表示,创业平台的激增稀释了资金投入资源。

李菲菲称,一个项目可以去N个平台做路演,等于说一个资金投入人在这个平台上看到这个项目,那个平台也看到这个项目,到最后让真的为企业做事的烦了。

盲目资金投入、恶性角逐、哄抢项目,创业资金投入圈正经混乱的时期。曾有人概要创投市场存在独霸项目,粗放型争抢项目,资金投入水平降低,从业队伍水平参差不齐等现象。郑州冠羽纵横公司负责人李菲菲坦言,过多的创投机构会事与愿违,创客得不到应有些服务。

李菲菲称,目前各种网盟、各种平台像雨后春笋般成立,但顾客就这么多,资源就这么多,导致不少重复的东西。意义在哪?价值在哪?能为创客提供什么服务呢?看着非常红火,其实第一年红红火火,第二年半死不活。

慧谷咖啡开创者杨晏正在做天使资金投入,他觉得资金投入圈的回归理性还有赖于创业环境的改变,让创业人士真的把精力放在项目本身。

杨晏剖析称,需要政府从更多方面帮创业人士去认同整个创业环境,譬如河南拥有非常不错的市场,非常低的用人办公本钱等,这都是特别有优势的地方,但工商注册,专利申请等方面跟武汉、西安比,还有一些差距。

河南人才市场市场部部长卢宇觉得,通过项目的对接找到天使资金投入人,从而获得巨大的价值,仍然处于创投初期的模式,需要政府规范和引导。加盟项目都比较脆弱,它们需要愈加靠谱的创业平台。

卢宇告诉记者,作为政府来讲,应该从宏观层面上给予这部分在进步中比较有规模,有肯定成功经验的创业平台一些有关支持,同时需要给予他们创业导师方面的支持,帮创业平台在发挥民间资本用途的同时,更好地促进创业进步。

相关内容